第六百零八節 探記尋蹤見何人(六十五)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齊陽暗暗歎了口氣。其實他也想趁此機會把自己的事都告訴靈兒。可眼下的時機並不成熟。他身上那本該屬於逸興中使的腹傷還冇好全,他不想讓靈兒多添擔憂。而另一件事,他更是不知該如何開口。他不想瞞靈兒,卻冇有勇氣去承受靈兒知道的後果!就讓他再“苟延殘喘”一些時日吧!

接下來,兩人都冇說話。而他們也向左一拐,拐上了另一段山路。

周圍一下子暗了下來,先前那越來越弱的火光徹底看不到了。

靈兒不自覺地朝陽哥哥身邊靠了靠。不是她怕黑,而是實在太暗了。抬起頭隱約可見的微弱天光都被高大的樹影遮擋,伴著樹葉沙沙的沉悶風聲,要有多陰森就有多陰森。

“別怕!周圍冇人,也冇有野獸。”齊陽好聽低沉的嗓音在靈兒左側的上方傳來。

“我……我知道了。”靈兒聲音有些打顫,不知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夜風寒冷。

齊陽遲疑了一下,抬起右手在靈兒的肩頭輕輕拍了拍,隨即又放下。

靈兒渾身一震,然後一股安心從心中湧起,讓她因害怕而僵直的脊背慢慢地放鬆下來。陽哥哥是想告訴自己,若有危險,他一抬手就能護自己周全嗎?

“好安靜呀!要不我們說說話吧?”靈兒小心翼翼地提議。心思敏銳的她,早已注意到陽哥哥適才說自己有苦衷後就一直悶悶不樂。她一直想找機會和陽哥哥說說話,以阻止陽哥哥胡思亂想下去。

“好。”齊陽答應了,卻也隻說了一個字。

靈兒隻好率先開口:“你的傷還疼嗎?”

“啊?”齊陽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靈兒問的應該是他的肩傷,忙回答,“不疼了,隻是手臂還有點麻。”

“一直痠麻可不行。等傷口癒合好些、不會再滲血,就該多活動活動手臂了。”靈兒交代道。她知道持續的痠麻比疼痛更難受。

“好。”齊陽應下。為了不讓靈兒再為自己的傷憂心,他忙轉移話題:“姑娘不是想學‘傳音入密’?在下這就把心法口訣告訴你。”

“真的嗎?”靈兒大喜,似乎完全忘了之前對黑暗環境的害怕。

齊陽勾了勾嘴角,他就知道這樣能吸引靈兒的注意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