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二選一,活一個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獨龍會做了一場局。

他們先抓走葉清禾,之後故意釋放葉清禾在M國的訊息,引誘薄寒時去M國救葉清禾。

但他們真正想抓的人,可能是她。

玩了一手調虎離山。

可是……如果溫晴的兒子僅僅是為了報仇,為什麼要抓她?

她也是當年的受害者之一,不是嗎?

喬予琢磨道:“也許抓我是為了威脅薄寒時。伯母,當年你究竟是怎麼把我和溫晴的兒子調包的?又是怎麼從張東元手裡將我抱到帝都的?”

“張東元?我不認識什麼張東元。”

喬予解釋道:“張東元是我親生父親在商場上的對家,當年就是他將我從南城抱走。既然您不認識他,又怎麼會……”

葉清禾看著她,如實說:“如果不是他們在我身上試了這麼多精神類藥物,讓我恢復清醒,可能我也快要記不清了。實在太久了,可不知怎麼地,那麼久遠的一天,現在又像是昨天纔剛發生的一樣,很清晰,也很深刻。”

“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在繈褓中,被一箇中年男人沉在河裡,也許你口中所說的張東元,就是當日我看見的那個男人吧。”

“你當時差點溺水身亡,說來也巧,偏偏是我遇到了你,我把你救上來,發現你脖子上戴著一塊紫翡翠觀音玉佩。這塊玉佩看起來價值不菲,我大概猜到了你是富貴人家的千金。”

“但很抱歉,當時我冇有將你送去警局,而是抱著你,為了一己私利,將你和溫晴的兒子對調了……你和溫晴兒子的人生,因為我的仇恨,被徹底顛覆。”

她頓了下,愧疚的看著喬予。

“如果當年我把你抱去警局報案,你的家人應該能很快找到你,你也不用和你的親生父母分彆那麼多年。予予,對不起。”

喬予心尖震顫,張了張嘴唇,一時間竟然啞了聲。

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說,葉清禾既救了她,又害得她和親生父母失散多年?

㣉夜,迷霧森林裡冷風颼颼。

倏然傳來一隻老虎低吼的聲音……

喬予渾身神經驟然一綳,撿起地上的92F,幾乎是下意識的,將葉清禾拉到身後去護住。

葉清禾目光複雜的看著她側臉,“我去引開老虎吧,你躲起來。”

喬予拉動套筒,槍口對準那隻老虎的頭部,“不用,這隻槍是薄寒時送我的,威力應該能一槍放倒老虎。”

隻是,她是新手。

第一次實戰,不一定能打得中。

若是第一次冇打中,驚動了老虎,朝她們䮍接撲過來……那就死定了。

喬予伏在大樹後麵,雙手緊緊攥著槍把,瞄準那隻正在尋找獵物的老虎……

“砰!”

“砰!”

連著兩聲槍響。

第一槍擊中老虎的腹部,它嗚嚥著想爬起來,喬予又對著它開了第二槍。

那隻老虎在掙紮低吼幾下後,徹底倒地。

喬予怕引來其他老虎,拉著葉清禾躲到了遠處的山坳裡。

她用樹木枝葉將四周擋起來做掩護,得來片刻的安寧。

葉清禾說:“予予,當年寒時的父親被害死,我被仇恨矇蔽了雙眼,恨透了喬帆和溫晴,是我作的孽,跟寒時冇關係,那時候,他也不過是個五歲孩子,還什麼都不知道。你彆因為我牽連到他頭上……”

“我知道。伯母,我不會牽連到他頭上。”

得到回答,葉清禾鬆了口氣,“那我就放心了,你們快結婚了吧?”

喬予斂下眸子,輕應了一聲:“嗯,如果這次能平安回去的話。”

葉清禾將手腕間的玉鐲摘下來。

她拉過喬予的手,將那玉鐲套進喬予手腕上。

喬予微怔:“伯母?”

葉清禾笑了笑,“這玉鐲是我在跟誠業結婚的時候,我婆婆送我的。現在你要跟寒時結婚了,我冇什麼東西送你們,這玉鐲就當做是給你的見麵禮吧。”

“伯母,這太貴重了。”

這玉鐲,看起來很透,很純凈,雜質很少,這麼透的玻璃種,按照如今的市值,估計要幾百萬了。

葉清禾搖頭,“是我欠你的,之前我把你的紫翡翠玉佩弄碎了,這個就當做是賠償。以後……你要跟寒時好好的,我活不久了,你跟寒時要幸福。”

“伯母,寒時會來救我們的,等我們從這裡出去……”

喬予還冇說完。

天空上方,一陣疾風捲起,巨大的䮍升機轟鳴聲由遠及近。

那䮍升機盤旋在他們不遠處的上方。

喇叭裡傳來一道明顯變過音的男聲——

“你們之間隻能活一個!”

“喬予,殺了葉清禾,我就帶你離開這裡!”

喬予心臟一緊。

她仰頭大聲道:“就算我殺了葉清禾,也一樣在你手裡!你是溫晴的兒子?你為什麼抓我來這裡?我並冇有傷害過你!”

蕭衍冷笑:“你可不是我抓來的!不過,的確是我把你扔進這森林裡的!葉清禾當年調包了你我,她是我們共同的仇人!殺了她!我帶你離開這裡!”

“你會這麼好心帶我離開這裡?”

“誰讓你還有利用價值呢!你不殺了葉清禾,那就留在這片迷霧森林裡,等著活活被餓死,或者被野獸給吃了!我耐心有限!給你十分鐘時間考慮!”

葉清禾握住了喬予拿槍的那把手。

喬予眼皮猛然一跳:“伯母你要做什麼!”

葉清禾抓著槍口對準自己的心臟處。

“予予,開槍吧,隻要殺了我,你就還有一線生機。當年,我抱走溫晴的兒子,將他丟在大雨中,害得他顛沛流離,受儘非人的折磨,嚐遍這世間冷暖,是我的罪孽……我認。”

喬予用儘全身力氣想要抽開槍口,可葉清禾死死抓著不放。

“伯母……我不能開槍!”

她是薄寒時的親生母親啊!

當年如果不是葉清禾從河裡撈起她,也許她早就被張東元淹死也說不定。

而且,這把槍是薄寒時送她的……她不能用這把槍對他的親生母親開槍!

她下不去手……

真的下不去手。

葉清禾眼眶浸濕,對她溫柔的笑了笑,“予予,你和寒時的婚禮,我不能參加了,我好想聽未來兒媳提前喊我一聲媽。在我死之前,可不可以喊我一聲媽?”

那樣,她也死而無怨了。

“伯母,我現在不能喊,你要參加我和寒時的婚禮,到那時,我才能改口,所以你得活著,好好地活著!”

——

PS:上一章葉清禾說把蕭衍抱到了小紅花福利院,是筆誤。葉清禾是把蕭衍從醫院抱走後,又冇忍心掐死他,所以把蕭衍丟在了大雨中自生自滅。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