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著頭皮,接過了這本筆記本,並且維持住了我的假笑,道了聲:“裴至清,真的是謝謝你了。”

他的眼眸一彎,道:“不客氣。

那我走了,明天見。”

我看著裴至清揹著書包,走進了一堆藍白校服中,身影挺拔得像是一棵茁壯成長的小白楊,一身少年氣。

真的是太具有欺騙性的外表了!我目光複雜地盯著手裡的這本筆記本,盯了好一陣,直到聽到了有人喚了我一聲:“安若小姐。”

我抬眸,我的管家大叔終於來了。

我果然冇有記錯,書裡的女配是由管家接送的。

現在唯一值得高興的就是,我不用自己去摸索回家的路了。

我強打著精神坐上了車,一邊興致缺缺地望著窗外飛馳而過的景象,一邊無意識地摩挲著筆記本的封麵。

應付完男主,我又要開始準備應付下一個人了。

女配的父親。

書裡的女配出身在一個單親家庭,跟著她的父親長大。

書裡著墨不多,女配的父親一直是個模糊的形象。

沉默寡言?還是城府頗深?我不知道。

我決定主動出擊,對一切未知有個大概的掌控:“張叔,爸爸已經在家等我吃飯了嗎?”管家大叔握著方向盤的手一頓,沉默半晌,道:“先生已經出差了,過段時間纔回來。

還有小姐,我姓……李。”

糟糕,記錯姓氏了。

不過這不是大問題,我暫時不用見到女配的父親了,我鬆了一口氣。

越親近的人,越容易看出我身上的破綻。

窗外夜色如潑墨,晚風習習。

我洗漱完畢,冇骨頭似地趴在床上,翻看男主的筆記。

這東西都到手了,我不看兩眼簡直對不起我的眼睛。

第一頁是字跡工整的物理筆記。

他的字漂亮又工整,一撇一捺都規規矩矩的,乖得不能再乖。

第二頁還是一整頁的筆記。

我一直翻了好幾頁,都是滿滿噹噹的筆記,看起來真的隻是一本普普通通的物理筆記本。

我又把後麵空白的幾頁翻了一下,終於找到了一點稍微不同的東西。

我一下坐了起來。

在某一頁裡,他寫了一行字。

不同於前麵循規蹈矩的字跡,這一行字筆鋒淩厲,寫得隨性又散漫。

“死亡不是終點呢。”

幸好不是什麼喪心病狂的語錄。

隻是很奇怪,這是什麼意思。

我撫摸著這一行字。

自殺未遂嗎?我倒吸一口氣。

還是說,這是他的愛情觀,就連死亡也不可以終止他的愛?我胡亂地猜測。

算了,想不出來。

我合上了這本筆記本,想起來女配也有個筆記本來著。

於是,我在書桌裡翻找,很順利地找到了那本筆記本。

書裡有寫到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