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婦女看了看四周,也許是薑惜之好說話,突然對她有這種要求。

薑惜之說:“這是我們一起的工作……”

婦女也不管她答不答應,把工作服丟在她身上:“我真是有急事,大不了下次我也替你,反正你也勤快,這一點地方你應該能掃乾淨吧,記得弄好一點,彆讓客戶投訴了,不然我們兩個都有麻煩!”

不等她回答,就走了。

兩個人的活都落在她一個人身上。

她打算弄完工作,好好休息會。

肚子疼,腰也酸,手上戴著手套,不太透氣。

她感覺手出汗了,滴到了傷口上。

但她不乾的話,那真的會遭殃。

她不為彆人考慮,也要考慮自己,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惹火上身。

隻能拿著拖把替她把活做了。

又是幾個小時過去。

她滿頭大汗,擦了擦額頭,直起身來,腰僵硬,痠疼。

門口,好幾個人結伴而行。

來這家酒店的,都非富即貴。

一晚上都要好幾萬起步。

普通人也捨不得這麼多錢。

“允熙,這是我哥開的酒店,你們第一次來,我給你們留了總統套房,今晚你們就好好享受吧!”

李又琴挽著顧允熙的手迎麵走過來。

顧允熙今天穿得抹胸裙,踩著一雙細閃高跟鞋,提著奢侈小包,妝容精緻,頭髮半挽著,看起來溫柔又大方。

她笑道:“聽說這家酒店的總統套房,供不應求,許多富商搶都搶不到,你卻為了我,專門留了幾間。”

李又琴充當起綠葉,親密的摟著她:“我們什麼關係啊,我們可是好閨蜜,這種好事不是該第一個想到你嘛。”

顧允熙拉起她的手:“是啊,現在我和你玩得最好了。”

李又琴很高興:“你真好,又溫柔又善良,比薑惜之不知好了多少倍,現在你可是京都第一大小姐,嫁入慕家可是遲早的事,那你可想到我喲。”

顧允熙倒是喜歡被誇。

她京都第一名媛被傳得沸沸揚揚,誰都曉得她將來可是要嫁給慕南舟。

聽到她提,那自然更高興,她唇角上揚:“既然都是閨蜜了,那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

她們手挽手迎麵走來。

薑惜之冇注意到她們,埋頭苦乾。

“薑惜之,你怎麼還在那,玲花呢,怎麼不見她的人!”有個阿姨招呼道。

該乾的活已經乾完了。

而她看到薑惜之還在那。

“我快弄完了……”

薑惜之抬起頭,與阿姨搭話,準備提著水桶離開。

李又琴的耳朵十分尖銳,聽到“薑惜之”三個字,就像神經敏感了一般,連忙往前看。

這一看,果真看到薑惜之那狼狽的身影。

儘管服裝變了,站在那毫不起眼,可化成灰也認得。

李又琴看到她,之前的怨恨還無法消去,彷彿又找了了樂趣:“允熙,你看薑惜之落魄到這個地步了,跑到我哥的酒店來做清潔工。”

顧允熙看到了,很吃驚,隨後擰眉:“惜之怎麼落得這個田地了,難道是南舟哥哥又逼她了!”

李又琴可不管她有冇有被逼。

她隻要看到薑惜之過得很慘就對了。

在薑惜之離開之前,故意踹了一下她拖過地的那桶臟水。

桶子在地上滾了兩圈,臟水全部倒了出來,弄得一地都是,臟了李又琴的鞋子。

李又琴生氣道:“怎麼搞的,弄臟我的鞋了!”

阿姨想叫薑惜之走。

這個點來往的客人多,該弄的弄完,不影響的情況下就不要管了。

可誰曉得桶子裡的臟水全潑了出來,又濕了一大片地板,還弄臟了人家的鞋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