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著電腦來她家裡辦公。

她躺在沙發上玩手機,他就坐在一邊打字,批檔案,有時候打電話非常凶,江瑜晚就從後麵抱住他,把頭抵在他的肩膀上,梁川很快就緩和下來,掛了電話,他們在沙發上擁吻。

有一年她生日,他們大吵了一架,具體為什麼她記不清了,隻記得那天的雪好大好大,梁川喝的很醉,半夜來敲她的門。

她本來以為梁川不會來了,開門的那一瞬間,梁川捧著蛋糕,滿身酒氣,跟她說生日快樂。

那天她許的願望是,他們可以一直這樣好。

但是生日願望從來都是騙小孩子的。

梁川的姑母葉知秋知道他們的事情後,帶著人去片場堵她,導演知道葉女士惹不起,趕緊給梁川的助理打了電話。

梁川趕來的時候,江瑜晚正搬起一盆水往葉知秋身上潑,水冇潑成,被葉知秋的保鏢一巴掌打在地上。

她遠遠看到梁川朝她跑來,以為他是來給她撐腰的。

可梁川隻是瞥了她一眼,笑著給姑母說她真是辛苦了,自己買個暖床的玩伴還勞駕她這麼興師動眾。

那天她徹底清楚了他們之間的關係,金絲雀就是金絲雀,供人玩樂的東西罷了。

但是在新聞上看到梁川訂婚的訊息時,江瑜晚還是能感覺到悲傷鋪天蓋地地席捲過來。

她想哭,眼睛卻乾得很,張了張嘴,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渾身脫了力,胸腔裡氣血翻湧,她抱住垃圾桶,哇的一下吐了出來。

有嘔吐物嗆住了嗓子,她咳得眼淚鼻涕都流出來了,手顫巍著給梁川打了個電話。

梁川冇有接。

她等啊等,梁川一整晚都冇有再給她回撥過來。

第二天下了好大的雨,她在家裡發燒了,嗓子乾得冒煙,自己爬下床想倒水喝,發現水壺裡一點水都冇有了,桌上擺著他跟梁川的旅行合影。

她突然就死了心,覺得這段關係到這裡就可以了。

金絲雀是不可以奢求金主的喜歡的。

她連難過都是不配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