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梁川的小情人最近不太老實。

今天跟當紅流量明星逛街上個熱搜,明天又被拍到跟另一個業界才俊夜店蹦迪,營銷號們鋪天蓋地的通稿寫著:“梁川白月光迴歸,情人江瑜晚失意買醉”“總裁閃婚,情人急找接盤下家”大落地窗映著城市燈火,也映著她**的身體,白得水墨畫一樣,宣紙上鋪開兩朵粉紅梅花。

嬌豔欲滴“老闆今天格外賣力,不怕您那位知道了,傷心流淚嗎?”她慣是牙尖嘴利的,一字一句,說到人心坎上“江瑜晚,你最近很不安分”他把她像玩偶一樣翻轉過來——溫軟的眉眼,朱唇微張,一張俏臉上泛著潮紅,你總要承認,有的人就是媚骨天成。

梁川盯著這張臉,又想到近日那些新聞,發狠似地親吻,衝刺,直到口腔充滿血腥味,熱流湧入女人的身體,終於她脫力跌坐在地,嘴唇染了血,脖子和鎖骨上全是紅色吻痕,嘴角帶著笑很假,是討好的那種,他不喜歡“老闆,你冇做過金絲雀,你不知道,冇人喂的金絲雀,會餓死”“以後需要什麼,還跟我說”“老闆這麼喜歡我,直接娶我好了呀,多少做了您七年的枕邊人,傳出去,也是一段佳話”她的手指輕輕覆上他的唇,作了個噤聲的動作,他伸手一掐,腰身細軟,盈盈一握“你也配”情人和戀人,差之毫厘,失之千裡。

江瑜晚低聲笑了起來,笑得腰都彎了,伏在他的懷裡,再抬起頭來,眼角是亮晶晶的,鼻頭也紅了,像溫軟的小獸。

也是,她怎麼配做他的夫人呢?蘇江雪名門之後,大家閨秀,不像她,一個以色事人的臭婊子罷了。

“老闆,等你婚禮後,我們就彆見麵了吧?”梁川不答話,隻覺得心裡悶得慌,把玩著手裡的打火機,一開一關,看她自顧自進洗浴室洗澡,熱氣氤氳,女人皎白的身體被水燙的微微泛紅,身上斑斑點點,是自己剛纔留下的痕跡。

他想起來他們第一次見麵,也是在這樣的酒店裡,女服務生打翻了紅酒,她說“老闆,你的衣服臟了,我帶你去換”,然後他們在陰暗的員工隔間裡歡愛,事後她在他的房間裡洗澡,說,老闆,我叫江瑜晚。

江瑜晚,他知道的,姑母龐大收購計劃中,有小小的部分,是她父親的公司。

她父親可真是個硬骨頭,軟硬不吃,姑母隻好做局毀了這家公司,然後這位江董事長從公司頂樓一躍而下,霸占了本地報紙好幾天的頭版頭條。

江董事長有個女兒,叫江瑜晚。

他們這幾年裡,徹夜親吻,歡愛,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