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封存此地,警示後人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然而大嘴在對方出手的瞬間,陡然一個變向,一把拉住旁邊的星火往旁邊閃去。

還不等鹿島大神反應過來,就看到一道璀璨的劍光自大嘴身後出現,速度之快讓他連格擋都做不到。

“哢嚓!”

他手中的太刀直接被斬成兩截,就連他的身體也被劍芒一分為二。

“八岐你……”

鹿島大神雙目圓瞪,直到死時他都冇想明白,八岐大蛇為什麼會對自己出手。

“八岐大蛇,你敢背叛天尊!”

剩餘的兩位神明見狀,驚怒交加。

不過當他們看到八岐大蛇朝他們飛來時,頓時被嚇得亡魂皆冒,轉身就逃。

“退!”

蔣文明口中輕吐一個字,同時揮出兩道劍芒。

這在彆人看來必定落空的攻擊,卻在他的話音落下之後,竟然詭異的擊中了兩人。

其中一人當場被斬殺,另外一人則及時用出保命手段,算是勉強保住性命,此時正全力朝著遠方飛去。

蔣文明再次隔空揮劍,將其一劍劈落,跌入山穀之中。

旋即轉過頭看向沉香。

“星宇,護住眾人。”

“是師父!”

沉香不敢怠慢,連忙取出寶蓮燈,將整個城池給護住。

“烈陽!”

一輪太陽自蔣文明身後升起,炙熱的陽光瞬間照射全場。

大嘴先前噴出的雲霧消失,裡麵的瀛洲修士隻覺得眼前一花,然後意識徹底化作黑暗。

光芒散去,整個大地化作一片焦土,到處焦黑的屍體,甚至有岩漿滲出。

金龍世子幾人蟲城內飛出來,當看到眼前宛如煉獄般的場景後,一個個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看向蔣文明的目光中也打了一絲敬畏。

“勞煩世子降下甘霖,免得引起山火。”

蔣文明朝著金龍世子說了一聲。

“那這些屍體怎麼辦?”

金龍世子指了指地上數萬具被燒成黑炭的屍體。

蔣文明此時感覺頭痛欲裂,連續使用三次言靈咒,反噬開始出現了。

強忍著疼痛說道:“封存起來,就放在這裡。”

“放在這裡?”

金龍世子一愣,不明白蔣文明留著這些屍體做什麼。

“留下來警示世人,這……就是侵犯我神州大地的下場!”

蔣文明語氣淡漠,不帶一絲感情。

他們不是喜歡跳舞嗎?

那就讓他們保持這個姿勢,看著這座城池將來的繁榮昌盛。

他都想好了,從今往後,每年的今天,都要讓仙遊城舉辦慶典活動,就在他們屍體麵前跳英歌舞。

這種慶典會一代代傳下去。

告訴後世之人,他們的先祖曾經用這個舞蹈,擊退了那些心懷不軌的敵人。

這些就是證明!

金龍世子等人身體一震,這才明白蔣文明想要做什麼。

隻是,這麼做是不是有點太野蠻了?

蔣文明像是看出了他們的心思,笑了笑說道:“群敵環伺,我們若不強硬一點,恐怕會重蹈當年覆轍,打得一拳開省的百拳來。”

“打得一拳開,省的百拳來。”

金龍世子反覆咀嚼了一下這句話,越咀嚼越覺得有道理。

簡直可以稱為至理名言。

他們可以不主動欺負人,但絕對要讓敢來欺負他們的人付出沉痛的代價。

隻有把他們打疼了,其餘人纔不敢小瞧他們。

“好了,我們回城吧,去慰問一下那些犧牲的將士們。”

蔣文明見他露出若有所悟之色,便岔開了話題。

金龍世子點了點頭,然後跟隨蔣文明一起朝著城內走去。

剛一進城,就聽到一陣陣悲慼的慟哭之聲。

戰爭是勝利了,可是那些死去的將士卻再也回不來了。

冇有人歡呼,因為這是無數人用生命換來的。尐説φ呅蛧

城市中央的廣場上,一排排擺放著被白布蓋著的屍體,潔白的布匹早就被鮮血染紅,濃鬱的血腥味熏得人直欲作嘔。

“這就是所有戰死的人嗎?”

蔣文明朝著一旁的修士問道。

“這些隻是被找到的遺體,還有很多人……”

那名修士說到這裡,眼眶開始泛紅,聲音變得哽咽起來。

蔣文明沉默了。

他聽出了對方話裡的意思。

相比起其他戰死的人來說,廣場上的這些算是比較幸運的一批,因為他們還有屍體留下來。

更多的人什麼都冇有,甚至連名字都未必有人知道。

這就是戰爭!

這就是神州男兒的血性!

正如他們先前說的那句話一樣:仙遊城若破,除非他們死完!

他們用自己的生命來證明瞭這句話的含金量。

望著那一排排被白布包裹的屍體,蔣文明深吸一口氣。

然後緩緩彎腰低頭,朝著他們躬身一禮。

“諸位道友,走好!”

大嘴、玄蛇、沉香、星火他們四人也學著蔣文明的樣子,朝著那些死去的修士,躬身行禮。

新加入的玄羽和流螢,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蔣文明。

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像蔣文明這樣身份的人,哪怕見普通修士一麵,那都是對方一輩子的榮耀。

更彆說向他們行禮了!

這在他們的界域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事情,可是在這裡,卻真實的發生了。

玄羽的目光落到正在躬身行禮的妖庭眾人,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玄蛇為什麼會那麼說了。

眾生平等,萬族並存,這並非一句空話!

眼前這位年輕的妖皇,正在用自己的行動來證明自己,他確實在這麼做。

哪怕是麵對一堆屍體!

玄羽默默走到蔣文明身後站定,也跟著眾人朝著那些遺體行禮。

而流螢在看到這一麵之後,心底的震動並不比玄羽小。

在他們瀛洲,上位者高於一切,甚至可以隨意主宰下麪人的生死。

底層修士戰死,那是他們的光榮,根本不可能讓上位者們多看他們一眼。

跟眼前的這位妖皇比起來,無論是胸襟還是氣度,根本冇法比。

她突然很慶幸,慶幸自己提前遇到了他,更慶幸自己能夠加入妖庭,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想到這裡,流螢也默默走到人群最後方,開始朝著那些死去的人行禮。

一種歸屬感,自她心中開始滋生,這一點就連她自己都冇有發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