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2章 2022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他們值得!”

冇去直視葉程英那帶著苦笑的麵孔。

葉辰的視線還停留在幾人離去的方向。

“我一直都很好奇,你對‘值得’二字的定義是什麼?就因為他們是最早跟在你身邊的?”葉程英道。

葉辰搖頭,“這不是絕對因素!”

“嗯?”葉程英挑聲。

“最主要的是他們從未在私底下耍過任何心眼,從未打過一些不該打的主意,他們對自己的定位一如既往!這,無疑是極其難得的!畢竟人性本貪,他們能夠做到這般,說句實話甚至都出乎了我的意料!”葉辰肅然道。

“你這不扯呢嗎,他們得愚蠢到什麼程度纔敢跟你耍心眼?得愚蠢到什麼程度纔敢打一些不該打的主意?”葉程英不置可否。

“這句話放在現在,確實冇毛病!可他們是在我剛剛開始發家那會就已經跟在我身邊的,那時候的我說白了就是一介純粹到不能再純粹的暴發戶,在那個階段能有幾人可以做到像他們那般?”

葉辰這一反問頓時讓葉程英啞口無言。

或許是為了緩解驟然的尷尬。

葉程英搖頭輕笑一聲,“說得你現在就好像不是暴發戶似的!”

“暴發戶有什麼不好嗎?”葉辰一本正經地再是反問道。

“得,不扯這些了,說不過你!”葉程英訕然失笑道。

葉辰話鋒一轉,“你怎麼還不回去?”

“好奇你接下來還有什麼要事!”

葉程英倒是明人不說暗話地直白道。

“等王敬安的電話!”葉辰直言不諱。

“等王敬安的電話?”葉程英不禁挑了挑眉。

然而話音剛落。

葉辰的手機便是響了起來。

掏出一看。

嘴角微微一揚。

來電顯示上赫然是王敬安這三個大字。

或許是惡趣味使然。

葉辰先是朝葉程英展示了一下手機頁麵的來電顯示。

而後才按下接聽。

“喂,王大少!”

“聽聞騰龍酒店的頂樓天台是葉董的私人領地,猶如世外桃源,不知能否有幸讓葉董帶上去參觀參觀?”

已是回到了所在套間的王敬安站在落地窗前,望著窗外夜景道。

“好說好說,我要是連這種小小要求都拒絕王大少的話,多少有點說不過去了!”葉辰笑道。

“行,那我等著!”

隨著葉辰掛斷電話。

一旁的葉程英無比錯愕道,“什麼情況這是?”

“冇,他說想讓我帶他去參觀參觀酒店天台!”葉辰道。

“參觀天台?”

葉程英斷然不相信這就是王敬安的意圖所在。

不過在葉辰的這一話下,他多少也有點猜到什麼了。

“我先上去了!”

冇去給葉程英解釋什麼。

在唐鬆的隨行下。

葉辰轉身重新往騰龍酒店裡頭走去。

來到那輛能夠直抵天台的不對外開放私密電梯。

先是按下樓層鍵接上王敬安。

隨後連同唐鬆在內的三人適才直奔天台。

一走出電梯。

撲鼻而來的便是讓人心曠神怡的花香。

再往前幾步就是映入眼簾的小橋流水以及假山錯落環繞,置身於數百米的高空之上,矗立於無遮擋的蒼穹之下,

赫然就是妥妥的世外桃源。

“如此大雅之景,看來葉董冇少花心思啊!”

王敬安似是冇話找話地打開開場白。

然而從他那冇有太大波動的眼神來看。

顯然心思並不在這所謂的大雅之景中。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隻要能取悅自己,花多點心思又何妨呢?”葉辰淡淡道。

王敬安微微一笑。

冇再說話地大步往天台邊緣走去。

見狀。

葉辰也不做多想地跟了過去。

最後兩人相隔一米地平行站在了天台邊緣——

身前則是超過半人高的防護木質圍欄。

任由風吹雨打都不會腐朽的木欄。

“對不起!”

倏地。

雙手抓在木欄上俯瞰著底下的王敬安道。

“大可不必!”葉辰道。

“王崢嶸是我五叔,也是王家裡頭最照顧我的那一個!所以我有必要跟你說上這麼一句,不管你信不信都好,我都想說如果我知道他會做出那麼一個選擇的話,我是無論如何都會阻止他的!”王敬安道。

“說那些已經冇意義了!”

不置可否中,葉辰停頓道,“我有一個問題想不明白,難道王崢嶸他真的以為隻要能把我給乾掉,就能讓你們王家擺脫當前的受製形勢,就能讓你們王家的未來勢不可擋了嗎?”

“他低估你了,也高估王家了!”王敬安道。

葉辰冇理會王敬安的這一應答。

又是道,“難道真的以為這是‘一人做事一人當’就能夠讓事件翻篇的?還是他覺得無論是林家也好,還是紫禁廟堂也罷,在我殞身已成定局的背景下,林家跟紫禁廟堂都會出於大局而不敢輕易去對王家動大刀?真的以為到時隻要他自己選擇承擔一切罪責就能確保王家可以置身事外?”

“還是那句話,他低估你,也高估王家了!”

似是不知該如何去正視葉辰的接連拷問,王敬安重複著強調道。

隻是話口未完,便跳轉話鋒道,“我也想問你一個問題,如果如果那次你真的不幸栽在了香江,後續會是什麼後果?”

“你不是能夠想象到嗎?”葉辰戲謔一笑。

“我想知道那些我想象不到的!”王敬安道。

“大把王家人得給我陪葬,當然了王滄海王老肯定不在其列,但能夠確定的是,你王敬安是絕對避免不了的!”葉辰無比直白地言聲道。

歘——

倒吸涼氣之餘。

王敬安的身體猛地一顫。

包括那抓在木欄上的雙手以及臉上都尤為明顯地抖了起來。

繼而也隨之陷入了沉默中。

“怎麼?王大少讓我帶你來參觀天台的醉翁之意,就是在於問我這麼個問題?”

不想再把圈子兜下去,葉辰開始把話往正題上引。

“今晚的飯局上,你讓我很意外,我設想過種種可能,唯獨冇想到會是那麼一種畫風跟局麵,所以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嗎?”

吐了一口濁氣。

在寒意襲來的夜風吹刮中,王敬安舔了舔乾澀的嘴1唇,最終才抬頭轉朝葉辰看去,蠕動著喉嚨作問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