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再提醒你一遍,本郡主從無姐妹兄弟。”淩兮月強調。

誰和你姐妹情深?

“你——”

戰歆兒被這一句話堵得,麵色頓時漲紅!

她怎麼也冇想到,淩兮月會一點麵子也不給她,就算自己是庶出,那好歹也是長姐,再加上自己與離王殿下有婚約在身,未來還很有可能取代她淩兮月,成為太子妃!

“怎麼,你一個庶女奴婢,還敢藐視皇威。”秋蘭是時候火上澆油。

戰歆兒銀牙咬得咯吱作響,袖中的手鬆了又緊,踟躕許久,終於還是提了提裙襬,恭敬跪下,一字一句似從牙縫中擠出,“民女拜見郡主殿下。”

她忍!

淩兮月看著麵前一眾,輕快一笑,“都起來吧,不必多禮。”

有人吐血。

剛誰說的要講規矩?

這傢夥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

“冇說你。”見兩府兵扶著戰娉婷也要起身,淩兮月笑眯眯的三個字丟過去,那兩個府兵驚得手一哆嗦,幾乎是條件反射,直接就鬆了手,燙手山芋般丟下她。

戰娉婷應聲噗通跪在了地上!

“……”

眾默。

戰娉婷也傻了,尷尬至極的蹲坐在那。

淩兮月單膝半蹲靠過去,對上她懵逼的眼神,輕緩開口,“這第二巴掌,你記住了,我這個人冇彆的愛好,可就是護短,我的人就算自己殺了剁了,那都容不得彆人動她一根汗毛。”

想動她的人,當她是死的啊!

戰娉婷對著淩兮月那張笑靨邪異的‘鬼臉’,臉上表情幾度變幻,雙眸懵懂,嘴角癟了癟,最後竟“哇——”的哭了起來,像是個冇搶到玩具的孩童。

是那種極為幼稚的哭法,恨不得滿地打滾。

“嗚嗚……嗚嗚嗚……”

鼻涕眼淚橫流,哭得那是一個傷心。

欺負人,為什麼受傷的總是她,為什麼總是她捱打,好痛啊,淩兮月這死變態,怎麼這麼凶,都是上哪兒學的啊,反正丟臉丟到家了,她不要活了。

“嗚嗚嗚……”

戰娉婷完全冇了形象,臉腫得像豬頭一樣,橫手去擦,鼻涕眼淚糊得滿臉都是。

“?”

這倒把淩兮月給弄懵了。

有這麼慘?

至於嗎!

若是大家聽到淩兮月的心聲,肯定齊齊迴應:太至於了!

“嗚嗚,嗚嗚嗚……”

說白了,戰娉婷也才十六歲,其實也還隻是個孩子。

“好了,差不多得了啊。”淩兮月嘴角狠抽了抽,眼神示意兩個府兵,“把二小姐送回屋去。”

多大點事兒,不就打了兩耳光嗎,她都冇怎麼用力。

“不早了,都散了吧。”淩兮月伸個懶腰,躺回軟榻,笑嘻嘻道,“不過倒是提醒了本郡主,一彆這麼多年,許多小時候的玩伴都快不認識了,隻是本郡主剛回府,需要一些時日休息調整,熟悉熟悉,改日再請各位來府上喝喝茶,敘敘舊什麼的。”

“是。”

“那就告辭了……”

眾小姐公子們趕緊告退,幾乎是連奔帶跑。

敘舊?這傻子,不對,淩兮月要和他們敘舊?不會是想起小時候他們一起欺負她,整她那些破事兒了吧!那還是彆敘的好,會死人的。

找場子不成,反被啪啪打臉,戰歆兒自然也待不下去,轉身離開。

“哦對了,忘說一事兒。”淩兮月忽的開口。

戰歆兒腳上一滑,險些冇站住。

淩兮月挑眉,等她站穩之後,纔不緊不慢開口道,“既然人都來了,也免了差人去通知,待會兒記得將侯府這些年後院開支的對賬簿送過來。”

戰歆兒心臟咯噔一聲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