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安樂州名義上是州,設有知州,品級很高,權柄卻小的可憐,可憐到被許多人忽視了,堂堂一個安樂州人口不超過一千戶,絕對是大明朝最小的一個州了,一個隻有幾千人口的超小迷你州。

在開原設置安樂州,是永樂大帝一拍腦袋想出來的奇葩創意,本意,是為了安置歸附大明的女真人,好大喜功的永樂大帝,在歸附大明的異族人士麵前,自然是要麵子的,於是大筆一揮下令在開原築城,設州,負責安置歸附的女真人,於是就有了這個另人捧腹的奇葩行政區。

從永樂年間直到萬曆年間,居住在安樂州裡的歸化女真人,也從冇超過一千戶。

偏偏這個超小迷你州的行政主官,還真是正經八百的知州大人,絕對是大明朝最憋屈的一個知州,曆任安樂知州都是國子監監生出身,但凡是正經出身的進士,舉人,也不會跑來做這個讓人發噱的破官。

安樂州巡檢司巡檢,從九品,官小的簡直讓人噴飯了,真正的芝麻綠豆官。

然而似乎很多人都忘了,偏偏這個小到不能再小的芝麻綠豆官,職權其實大的嚇死人,稽查來往行人,打擊走私,緝拿盜賊,甚至連開原馬市,理論上也有監管之責,當然僅僅是理論上的職權。

甚至這個從九品雜官,還有部分憲兵的職能,連追捕正規明軍逃兵這種事情都是他的職權之一。

最奇葩的是這個不入流的從九品雜官,手中居然還是有兵權的。

大明會典,巡檢司負責管轄地方弓兵,也就是從民兵中檢點的地方武裝,可以名正嚴順的擁有一支私兵。

馬城越想越覺得妙不可言,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哈哈一笑,越看馬國忠越覺得順眼,這開原馬營出身的老兵油子,果然是在開原摸爬滾打多年的老資格,這開原大大小小的事情,冇有一件能逃過他的眼睛。

馬國忠也隱隱有些得意,抱拳笑道:“少爺容稟,這巡檢一職歸安樂知州管轄,這一任的安樂知州是山西人,監生出身,少爺隻需亮出總兵府的牌子,給些銀兩,晾那知州也不敢不從。”

馬城心情大好又是嘿然一笑,這就叫扯著虎皮做大旗,大樹底下好乘涼了。

給那安樂知州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總兵府,但凡不是蠢人,總不至於去拿胳膊扭大腿。

笑過之後,馬國忠仍有些擔心,謹慎提醒:“謀一個官身不難,少爺,還要提防大太太那裡發作。”

馬城就象吃了一隻蒼蠅,卻決然的擺手回答:“這也怕那也怕,能做的成什麼事情,明日你去帳房支三百兩銀子,放手去做,這個安樂州巡檢,我做定了!”

馬國忠等的就是這句話了,恭恭敬敬答應下來,兩人相視一笑頗有些默契。

三日後,馬家堡校場。

吃了大虧的開原騎兵們,乖乖的抄起白蠟杆,和馬家堡子弟列陣,對刺,然後被捅的齜牙咧嘴。馬城滿意的看著這群驕狂精兵,時不時的指點一番,心思其實早就不在校場上了,安樂州巡檢這個官職,對他來說太重要了。

雖然馬國忠辦事得力,可關心則亂,心中仍是有些忐忑。

直到日上三竿的時候,馬國忠才快馬加鞭趕了回來。

馬國忠在莊口甩蹬下馬,哈哈笑道:“少爺,事情辦成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