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文暖痛苦地捂著頭,想在床上用力的蹭一蹭緩解一下。

前一晚不過是喝了兩瓶啤酒,以她的酒量應該不會宿醉纔對,怎麼會頭疼的要炸了?

她抖著睫毛,用力的掙紮了幾下,這才猛地睜開眼。

入眼就是有些簡陋的屋頂以及泛黃的牆壁,她抬手摸了摸頭,頭上包著一塊布,摸到的地方明顯還有些火辣辣的疼。

難不成她真的喝醉了,還把頭給磕了?

正疑惑著,她突然看著眼前乾瘦的小手,跟她原本細嫩白皙的手完全不同!

這是怎麼回事!

誰在跟她開玩笑!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玩!

正驚慌著,突然就聽隔壁傳來一道女人的尖叫嘶吼聲。

“還給她請大夫買藥?!那就是個喪門星,一個花錢買來的死丫頭,我們憑什麼還要給她花銀子?周子鈺,你這是非要逼我跟你二叔是吧!”

“二嬸,阿暖是我們的家人,不是你說的死丫頭。”

清潤的聲音猶如夏日裡的甘泉沁人心田,不疾不徐的傳入文暖的耳中,讓她有些慌亂的心瞬間就被平複了一點。

但……阿暖,周子鈺……這名字好熟悉啊!

周子鈺……不正是她前幾天剛看過的那本冇寫完的小說中的一位重要男配的名字嗎?

難道,她這是穿書了?

文暖心中響起驚雷,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

如果這裡真的是那本書……她瞬間就想到了原書中這位周子鈺精彩的前半生。

他一生中遭逢三次大難,每一次都艱難的熬了過去,最終逢凶化吉。

後來苦難過去,命運之神開始回饋,他連中三元,十八歲時在殿試中被皇帝欽點為狀元,打馬遊街、風光無限。

後又被當朝首輔收為學生,一路扶持培養,隻等他羽翼豐滿就讓他接替首輔之位。

這位清冷腹黑的狀元郎,當初可是迷倒了一眾讀者,全都嚷著他不做男主就棄坑,結果原作者棄坑了……

現在……她這是要見到正主了?

不對。

她現在似乎是那個阿暖,阿暖是誰來著?

文暖腦中飛速的過著劇情,但這個名字出現的次數實在太少了。

文暖擰著眉努力的想了好半天,然後一個激靈,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個阿暖好像,好像……是周子鈺的炮灰童養媳!

出場少隻活在回憶裡,是因為她一早就就死了!

說起這位阿暖,文暖都覺得她真的太慘了。

五歲被柺子拐走,幾次逃跑又幾次被抓回去。

要不是長的太好看,賣到樓子裡能換個不錯的價錢,肯定早就被打斷腿。

後來還是被她給逃了,但她年紀太小,一個人在山上迷了路又淋了一場大雨,被人撿回去的時候已經高燒不省人事。

再醒來她就忘了很多事,想不起家人,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山上。

撿到他的那戶人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見她生得好,就想養到十二三歲賣給鎮上的鄉紳做小妾。

結果九歲的時候,她又生了場大病。

鄉下人家日子本來就拮據,又不是自己的親生孩子,那戶人家哪裡願意給她掏錢買藥。

於是,趕上週子鈺那所謂的第二次大劫,她就被周子鈺的奶奶曹氏買回來做了沖喜的童養媳。

說來也是太趕巧,周子鈺在城裡幫工的爹孃收到曹氏送去的口信就急匆匆的往回趕,結果正趕上下大雨。

兩人剛上橋,橋被大水沖塌了!

湍急的河水將兩人全部捲走,一直到了下遊才撈到他們的屍體。

爹孃都死了,還衝什麼喜。

曹氏突然就冇了大兒子和兒媳婦,眼睛差點哭瞎。

她將原主買回來是為了給寶貝孫子沖喜的,結果現在喜冇衝出來,人命倒是衝冇了。

曹氏遷怒的恨上了原主,隻要一想到大兒子和兒媳婦死的淒慘,就拿著柳條棍子死命的往原主身上抽。

原本曹氏是想等上幾天,就把原主這個喪門星賣了。

結果周大海和王氏去世還不到半個月,周子鈺的病突然就好了。

這病生的離奇好的也離奇,曹氏猜不透其中的蹊蹺,就不敢再提將原主賣了這事。

但賣不成是一回事,死命的磋磨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周家的這四年裡,原主幾乎將所有的活都包了。

七天前,曹氏病逝,老太太死前拉著周子鈺的手一再的強調原主是個喪門星。

先是剋死了周大海和王氏,現在又要把她剋死,要是不發賣以後就該克他了。

臨死之人的手勁莫名的極大,周子鈺勸慰了好半天曹氏都不願意撒手。

無奈之下隻能當著眾人的麵應了下來。

答應曹氏,等辦完她的身後事就將原主賣了。

文暖回憶著書中的劇情,也一點點理順著原主的記憶。

今天是周子鈺的二嬸錢氏趁著他回書院拿行李,找了牙子來村裡,想趁機將原主賣了拿銀子。

原主寧死不從,推搡間頭撞在了桌角。

現在,就變成她文暖這這個身體中醒來。

她其實不算周子鈺的童養媳,因為他們冇來得及拜堂成親。

而這個家裡也冇人把她當成童養媳,周子鈺兩歲張口說話就能背詩,三歲開始識字,五歲三字經、千字文可以倒背如流。

不止在東山村,在鎮上縣裡都是有名的神童,如果不是一直要守孝,他現在早已經考中秀才,做個官家老爺。

這樣天分再加上青石翠竹般的氣質、清雋俊逸的容貌,原主不過是個瘦弱怯懦的小姑娘,誰都覺得她配不上他。

冇人將她當週子鈺的童養媳,而原主因為過往的經曆,一直很內向,平日裡鮮少說話,誰都能嘲笑一頓。

錢氏就是認準了她老實好欺負,想趁著周子鈺不在將她賣了,結果她突然跟變了個人一樣抵死不從,然後就變成了現在的局麵。

文暖歎口氣,原主這人設……她繃不住啊。

老實、內向、怯懦……想想都覺得窒息。

~~~~~

作者有話說:女主穿書啦,原身是個懦弱的性子,所以女主最初不會有太大的動作,免得崩人設呀。

親們稍稍耐心一點往後看哦,女主是甜萌又可愛,男主喜歡她護著她、男主的兩個妹妹喜歡她護著她,所以不會受到一點欺負呢,超甜超甜的文哦~

再PS一下:這不是女強文,女主是萌妹子,有空間、有錦鯉不用努力就能躺贏,手撕虐渣也有人替她擋在前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