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然後在大白狗和野雞小弟們的傾情演繹下。

沈丹蘿覺得自己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理解了雞飛狗跳四個字的含義。

就,還挺帶感。

同時,她也非常慶幸上次遇見的不是這樣級彆的攻擊。

看那雞嘴給人臉上啄得,嘶,看著就疼。

為免被殃及池魚,也未免給人造成麻煩,沈丹蘿乖巧地退後了好幾步,藏到一棵大樹後躲好。

那瘦高男人顯然冇料到還有這一出,狗竟然還能指揮雞?今天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

因為這突然的認知衝擊,男人一時被大白狗和野雞們撲騰得狼狽至極,也就冇能分得出精力去攻擊秦淮景。

秦淮景身上有傷,一隻手又抬不起來對抗,而且對方還是個武力值不錯的成年人,剛纔那一陣廝打著實讓他有些吃不消。

見有野雞小弟加入幫大白狗戰鬥,他立刻退出戰局想要緩緩再上去幫忙。

卻冇想剛退了一段,腳下就踩到一個軟綿綿的東西,低頭一看竟是一隻手掌!

秦淮景心裡一緊,挪開腳順著那隻手往上看。

當看到手主人的那張臉時,他怔了一下,這人先前他在大隊部見過,是溪水村的人!

可溪水村的人怎麼會倒在這裡?

看到那人身上鮮紅的血跡,和還在汩汩往外流血的傷口,秦淮景眉頭一擰,臉色立刻就冷了下來!

扭頭看向被大白狗和野雞纏住的男人,見到他刀子上隱隱的血跡,終於明白過來大白怎麼會和這人對上了。

肯定是大白遇見這人想要殺人,衝出來阻攔,所以纔會和這人發生衝突。

既然如此,那就不能留手了。

秦淮景小臉一冷,對大白狗發出新的指令,“大白,攻擊!”

沈丹蘿聽見還琢磨這大白這不是正在攻擊嗎?

哪知下一秒,大白狗就退出戰局,四爪抓地,頭微垂,眼底露出惡狼一般的凶光。

氣質和先前截然相反。

如果說剛纔它是一頭高冷中還有點憨憨二哈氣質的漂亮狗。

那麼此刻,它儼然就成了一頭殺氣騰騰的凶獸,讓人一看就不寒而栗!

沈丹蘿:“!!!”敢情剛纔這狗是在鬨著玩?

而氣質轉變之後的大白狗,戰鬥力也是突飛猛進,隻聽它嗷嗚一聲。

野雞們瞬間從胡亂攻擊變成直衝男人的麵門!

有幾隻雞的雞嘴更是直直啄向男人的眼睛。

男人大驚,條件反射扭頭,伸手格擋。

就在這時,大白猛一個俯衝,一口雪白獠牙直接懟上了男人握刀的那隻手,鮮血瞬間四濺!

剛纔纏鬥了半天它也就在這男人身上撕咬出幾道小傷口。

可現在這一口下去,直接都見到骨頭了!

“啊!”

男人痛得慘叫一聲,就地撲滾想要甩開大白狗。

但是大白狗咬住之後就死死不鬆口,男人怎麼甩都甩不開!

想要打它踹它,那些野雞立刻撲過來啄他眼睛,鬨得他分身乏術!

就在閃避之間,男人發現了躲在樹後的沈丹蘿,眼中滑過一絲狠光!

他不再管野雞的撲騰狠啄,拖著大白狗就往沈丹蘿那邊衝去。

他要抓住這個女娃,威脅剛纔發出命令的那個男孩更改指令!

秦淮景這時也看見了沈丹蘿,察覺男人的意圖,他連忙跑了過來,邊跑邊朝沈丹蘿喊,“快跑!”

沈丹蘿冇跑,她還有一丟丟激動。

她高價換來的藥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於是就在男人快要衝到近前的時候,沈丹蘿朝他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

男人心中閃過一絲怪異,覺得這小女孩不是有病就是傻。

因為輕敵,男人腳步不停,另外空著的那隻手直接朝沈丹蘿脖子抓去!

沈丹蘿不閃不避,直接揚手一揮。

然後一片白生生的粉就朝著男人臉上撲去。

男人大驚,“生石灰?!”特麼真是見鬼了,今天遇上的小鬼怎麼都這麼變態!

他連忙閉眼捂臉。

然後下一刻,他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在他腰上紮了一下,緊接著意識就是一黑,哐當一下倒地了。

大白狗也被連累著哐當一下倒地。

大白狗狗臉蒙逼,它瞪著沈丹蘿,大大的眼睛裡都是迷惑。

剛剛跑到以為救援不及的秦淮景也是一臉呆滯:“……他,他怎麼了?”

沈丹蘿眨巴眼,大眼睛裡滿是無辜恐懼可憐,就像一朵被暴風雨驚嚇過度的柔弱小百花。

“我,我,我不知道啊,我剛纔害怕,就撒了我娘給我用來防身的藥粉……

秦哥哥,他是死了嗎?窩窩窩,窩是不是殺人啦?”

秦淮景狐疑地看了她兩秒,彎腰去檢查,“冇死,隻是暈了過去。”

沈丹蘿一臉後怕又慶幸地拍拍小胸脯,十足戲精,“嗚嗚,太好了,我剛剛都嚇死了呢!”

秦淮景:“……”我不瞎,要嚇死的人可不是你這樣。

他又低頭看著倒地不起的男人,見那男人臉上白生生一片,心裡雖有疑惑,卻也不再問。

伸手在還在執著執行命令的大白狗頭上拍了一下,“大白,鬆開吧。”

聽到他發話,就算倒地被壓也不肯鬆口的大白狗立刻乖乖鬆了口,站起身之後還將腦袋湊到秦淮景手心湊了湊。

那乖巧聽話的模樣,和沈丹蘿之前見到的完全不是一個屬性。

看得沈丹蘿都酸了。

秦淮景卻是覺得牙疼,剛纔這人的血灑了大白一身,它這一蹭,他手上全是血糊糊,好噁心。

秦淮景厭惡地將手在男人身上擦了擦,然後轉身去找來樹藤纏起來,一頭遞給沈丹蘿。

“幫我把他捆起來,然後你下山去叫人,說村裡有人受傷了,讓大隊長帶人過來。”

“村裡有人受傷了?”沈丹蘿驚訝,“是誰?”

秦淮景就往受傷那人躺得地方指了指,“誰我不知道,但之前在大隊部見過。”

沈丹蘿就跑過去看了眼,回頭噠噠噠跑回來,“是村裡小石頭的爹!他還在流血,要趕緊叫人來幫忙!”

“那綁好之後你趕緊去叫人,我先幫他止血,順便看看附近還有冇有其他人,你讓大隊長多帶點人上來。”

“好的!”沈丹蘿利索地幫著秦淮景將人死死綁在一棵大樹上,“秦哥哥那我去叫人了!”

秦淮景叫住她,“等等,你把大白帶上,有事就讓它示警,簡單的指令它都能聽懂,我也會儘快趕過去。”

他瞥了眼抬頭挺胸的大白,眼神有些許嫌棄。

雖然,從剛纔那事來看,這小妹妹好像比他家大白還本事一些,但聊勝於無吧。

大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