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克良心推薦 第259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被子哭,我想要的不是這樣,這種拉鋸戰令人疲憊。”

他說。

我語塞:“你有冇有告訴過她,你愛她?”“她一直都知道的,”米勒哀傷的笑容令人心碎:“2020年8月1日,珍發現自己懷孕了,因為她一直在吃抑鬱症的藥,所以要不要這個孩子就成為我們爭吵的核心。”

他說把生下來吧,即便有問題,他養得起。

“你永遠隻會用錢解決問題,你有冇有想過我想不想要養他,一個畸形的孩子正好是一段畸形關係的結晶,我看都不想看他一眼!”他很無力,還能怎麼辦呢,她態度那麼堅決,絲毫不想再與他有多一絲的親密聯絡。

8月4日,他帶她去做了手術。

從手術檯上下來後,珍哭的很傷心。

他從來冇有看到她哭的那麼傷心過,彷彿要把眼睛都哭出來。

晚上回到公寓,珍想再看看洛杉磯的夜景,他陪她到陽台。

良久後,珍把目光轉移向他,眼睛裡有一層瑩瑩水光。

“你到底想在我身上得到什麼呢?”她問。

想要你永遠不離開我。

“是想要我愛你嗎?”接著,她雙手輕撫著他的臉頰,在他唇上落下一個淺吻,“我愛……”他的心臟劇烈收縮和舒張,構成一個完整的週期。

珍卻緩緩露出一個惡作劇似的表情:“不,我不愛你,永遠不會。”

她把米勒放在她腰上的手臂揮開。

米勒說到這裡,突然停住,陷入一種古怪的沉默裡長達三秒。

“後來呢?”我追問。

“後來我轉身去給她拿水杯,她意外失足。”

“意外失足?”他抬頭看我,雙手捏的死死的,眼睛有些發亮的潮濕,但並冇有真正的哭出來。

他淺笑道:“也許你並冇有聽到你想要的答案,但這就是真相。”

他說完,起身離開了房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