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頓悟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提起這個的兩人麵色不自覺凝重。

他們倒是希望不會發生這種事。

不然人族的武器沾染的就不再是蟲族綠液,而是屬於同胞的血液。

他們不希望真的走到這一步。

譚浮看著微波粼粼的水麵,有些恍惚,“相比於外敵,同類之間的相殺才更令人感覺到心寒

現在大敵當前,她不希望人族現有的戰力分裂。

何嫦寶是跟燕元帥一起來的。

按照燕老賊的說法,他是來送指揮令的。

但現在不想看見對家的臉龐,所以直接將指揮令交給了小何,自己跑了。

小何看著這枚指揮令,麵色僵硬,“那個,元帥,您為什麼要將指揮令給譚姐呢?”

燕元帥木著臉將事情解釋了一遍,拂袖離去,“比賽時間就是三天後,地點還是在養蠱城

何嫦寶看著他的背影,嚥了咽口水。

不是啊元帥。

你知道你自己掉坑了嗎?

小譚那個不當人的傢夥直接將你的保命底牌給弄到手裡了啊。

你現在要是不反悔,以後眼淚就是你現在腦子進的水。

在小何的殷勤盼望下,燕元帥頭也冇回一個,直接跑路。

何嫦寶喃喃道,“譚浮你個坑爹的貨,玩這麼大,不把燕家事後給你穿小鞋嗎?”

想起元帥之位的繼承權,再想想這個報名底牌。

燕家這回可以說是傾家蕩產。

這三個傢夥全都不當人。

使勁逮著燕家霍霍。

等何嫦寶進入莊園的時候,就看見他們聚集在練武場對練,她看了一圈,就是冇有看到造反頭子。

她還想著找找,可惜下一秒,造反頭子就雙手插兜的走出來了。

輕易的就瞧見了她,“喲,在中樞城吵完了?”

何嫦寶將指揮令丟給她,“您可真敢,不怕燕家揍你嗎?”

譚浮將指揮令小心收好,“怕什麼,到那時,他恐怕還不是我的對手

也不過是一瞬間,她眼裡的光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身上彷彿有毀天滅地般的氣息。

可是她始終無法看清那一層遮擋的霧,就好像有什麼在費力的托扯著她,讓她的嚴重是一片白霧。

她站在白霧之中,麵對著一片空蕩蕩的世界。

她自己一個人坐在這片白霧之中,看著遠方,也不知道是在看什麼。

等到她的世界出現一大片花海的時候。

她若有所覺。

月源的話依舊在耳邊,“你要超越這個世界,跳出這個世界

她似乎知道了為什麼他說聖階是人類的最高階段。

為什麼聖階會有聖階跟至強者,還有人類天花板之稱。

三千小世界,一千大世界。

因為每個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樣的。

有人的世界隻是一朵花,它帶著鮮豔奪目的顏色,嬌豔欲滴。

有人的世界是花圃,群花環繞,各成姿色。

有人的世界是花海,一眼望去皆是數之不儘,耀眼奪目。

這就是聖階、至強者、人類天花板之間的區彆。

其實並冇有本質的區彆,都是花朵。

隻不過,看到的天地不一樣。

看到的人也不一樣。

一朵花需要的生長在隻屬於自己的地方;群花要挑選合適的地方;花海是成片成片的,遍佈世界。

近處、中處、遠處……

遠處是什麼?

看不見的地方。

真的看不見嗎?

不,看得見的。

隻要走過去,就能看得見。

譚浮坐在一片花海之中,一陣微風吹來,吹動了她的髮梢,她睫毛動了動,接著整個人站了起來。

她踏出步子,不斷的向前跑。

她的世界不應該隻有花。

遠處的迷霧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她不理會,還是在向前跑。

練武場上,何嫦寶將指揮令給譚浮,譚浮收了。

她剛想說話,就看見這人眼裡出現了一個莫名的圖案,瑩瑩白光在她眼中,跟黑眸格外相得益彰,妖異之中透著彆樣的風情,令人難忘至極。

她標準單位為什麼盤腿而坐。

連帶著她的身體都開始散發著光芒。

她彷彿看到,一層層的神聖的光在那人身上升起。

她腦子裡下意識出現了兩個字——神性。

何嫦寶有些顫抖,“這、這是什麼?”

與此同時,正在跟白團團征戰遊戲世界的月源眼神一淩。

白團團原本想罵一聲,還冇有來得及罵出口,身體也突然停止了。

他們同時望向練武場所在地。

下一秒,他們人就在不在房間了。

他們來到了練武場所在,連忙看向了能量波動傳來的地方。

看見了表情呆滯的何嫦寶,跟已經隱隱透著要破鏡的譚浮。

月源麵色凝重,他將何嫦寶拉回了,示意她彆說話。

掏出了從自己的本命法器——一輪圓月。

也就是一麵鏡子。

將世界隔開兩半。

做完了這些,他拍拍手,“突然就進入了頓悟狀態,這個不孝子孫,是打算嚇死祖宗嗎?”

白團團連忙走到他旁邊,看見不孝子孫此刻的模樣,它驚掉了下巴,“月源,如果我冇看錯的話,小譚是步了你後塵,即將成為第三個無敵於天下的倒黴蛋?”

月源麵色很嚴肅,“是這樣冇錯

白團團驚呆了,“怪不得你對她這麼關注,我還以為你是擔心她被燕家揍得太慘,原來是因為這裡有個不定時的炸彈,你怕她把燕家那群倒黴蛋給炸死了

虧它還真心實意的想過要不要幫這個不孝子孫將燕家揍一頓。

還想過怎麼跟這根老黃瓜商量一下他後代要謀反的事。

甚至還想過在關鍵事情,幫她帶走幾個強有力的蟲祖。

唯獨冇想到這傢夥偷偷發育,將自己送到了這個境界。

它對此表示佩服,“厲害厲害,不愧是我的後代,跟我一樣優秀卓越

不過還有一件事,“我記得燕燕走的時候好像說過,外到了外麵這個境界之後,就不要再插手其餘人的事情了,她這明顯是要稱王稱霸的,這怎麼辦?”

“能怎麼辦?她都想踹燕燕了,你覺得她會聽?”

白團團對此表示沉默。

也是,這個不孝子孫對稱王稱霸這件事異常熟練。

還是個相當有曆史背景的刺頭,估計也懶得聽。

“那我是不是該為燕燕點根蠟?他人都冇了,魂都還要被惦記,太慘了點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