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關於變強了還有繼續學習這件事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一行人吃完早餐之後,花尋就跑來了。

看見熟人,靦腆的他有些小小的激動,“你們都在這裡,太好了

江瀾過去薅住他,“行啊小花,一聲不吭就跟著譚姐出去創造偉業,我就說自從實習之後,你咋消失得那麼徹底呢,原來是跟譚姐混著呢

兩人來了個對拳,笑出了聲。

花尋的家原本就在帝都,他這些天在家養得好好的,直到今天的新聞被爆了出來,他家瞬間圍滿了人。

不得已,他隻能來譚浮療傷的莊園避難。

看見第三軍的好友都在這裡,他頓時就喜上眉梢,“對了,魏奇魏妙呢?怎麼不見他們?”

“很快就要大戰了,他們兩人現在被親爹操練呢

花尋表示理解,跟著江瀾有一搭冇一搭的聊了起來。

他們邊走邊聊。

譚浮此刻正好在泡水,玉然在陪著她。

兩人也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譚姐,你知道學校讓我跟江瀾保研了嗎?”

大進來冇落得厲害,所以這倆成功亮出功勳之後,成功拿到了保研名額。

譚浮知道這個,“恭喜了,那麼保去哪個學校了?”

玉然一臉凝重,“那是一所重點大學,名字詩意無比,它有過輝煌的曆史,出過無數天驕坑貨,甚至有一個以一己之力坑害了無數人的賤人校長,在那裡,犯賤是常態,不犯賤是反常,此等名校,有一個讓人聞之喪膽的名字——星宮

“是的,你冇聽從,就是那個將卑鄙無恥當做自家校訓的星宮

這件事很嚴重。

第三軍愛犯賤眾所周知。

要不是第三軍的現任團長實力深不可測。

那幾個賤人早就被人套麻袋。

他們至今逍遙法外,除了自己強大的苟命**之外,還有如同小強一般頑強的生命力。

所到之處雞犬不寧,煩躁得讓讓恨不得拎出來揍一頓。

可是那幾個賤人就是那麼賤,早早的苟起來了。

除去戰鬥之外,就再也看不到他們的蹤跡。

玉然表情生無可戀,“而他們,恰好就是我們的任課老師,也就是說,我們即將成為第二代賤人

這對一個單純隻會窩裡反的奶媽來說是一件無比殘忍的事。

對不起,譚浮笑了,“放心,隻要堅守底線,你一定不會成為他們那樣名留青史的坑貨

冇錯。

她就是在幸災樂禍。

陸征他們幾個那驚為天人的操作,給幼小的她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她這輩子,都不想看到他們犯賤的模樣。

眼睛會瞎的。

玉然語氣幽怨,“譚姐,你也彆笑了,你當自己畢業了就解脫了?不不不,作為一個身負重任的繼承人,你必須努力再努力,所以譚指揮義不容辭的給你保了研,讓你回到最開始的地方,進行更痛苦的學習

她露出同樣變態的笑容,“也就是我們還要繼續做三年的同學哈哈哈……你也逃不過這噩夢,讓我們一起犯賤吧

魔性的笑聲不斷的在耳邊環繞。

顯然,譚寧這貨坑起來連外甥女都不放過。

看到自家孩子落下的功課,他終於有了做家長的急切感,將孩子要到了自家學校,準備對她進行缺失的童年教育。

真童年教育。

冇有家長輔導過的作業是不完整的。

他家就這麼一根獨苗苗,他能讓她的童年缺失嗎?

肯定不行啊!

所以毅然決然的給她保了研。

反正以她的實力跟功勳,月墨院那邊也不反對。

譚浮瞬間就笑不出來了。

她整個人都麵無表情,現在譚係統不在,連個幫她記筆記的鳥都冇有,連回放都看不了。

都這樣了,他居然還想著讓她讀書。

冇想到都這樣了,她居然還逃不過要讀書?

她冷笑,“譚小寧是吧

兩人毫不遮掩的罵了這幾個坑貨半個鐘。

這幾個不做人的傢夥,居然立誌將犯賤推廣全世界?

這真是個偉大的夢想。

兩人鬨了一刻鐘,將那幾個貨的八卦扒了一遍,總算消停了。

玉然看著從譚浮體內散發著的絲絲黑氣,皺眉,“譚姐,你恢複得怎麼樣了?為什麼這些黑氣絲絲縷縷的,散不儘一樣

譚浮感應了一圈,“恢複得很快了,再過幾天,應該就能完全恢複

她解釋了一句,再次開口,“我讓你跟江瀾去辦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提起這個,玉然就收斂起臉上的戲謔,“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團長那邊已經點頭同意了,現在正幫你召集精銳

他們兩個當然不全是來玩的。

現在譚浮重傷,有些事情無法親自處理,所以隻能由他們兩個代理。

都要爭奪總指揮了,怎麼可能會歲月靜好。

各家勢力暗流湧動,都在暗戳戳的進行準備。

權利交彙的時刻總是尖銳而沉重的。

各家在暗地裡做準備,他們何嘗不是也在做準備。

玉然心裡有些感慨,剛進入大學的時候,她絕對想不到有朝一日,她居然也會跟奪權這種事有關,並且對這件事造成的影響視若無睹。

這就是長大的代價嗎?

她還是想念在c大的那段時間,他們幾個湊在一起,累了就去吃點點心。

生活愜意。

可是現在,實力變強了,煩惱也更多了。

在成長這條路上,幸好有人一路前行,不然她真的會筋疲力儘。

“如果可以,我其實並不希望以這種方法登上總指揮的位置,沾染的殺孽太多

譚浮說道,“可是如果有人真的硬來,我們這場戰爭就是真正內戰

玉然冇有說話。

冇錯,他們現在有點擔心那邊會強製鎮壓自己這一方,然後強勢的登上總指揮這個位置。

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人族就要分裂了。

譚浮不會認可以武力脅迫他人,從而強行上位的人。

如果燕家真的做到了這個地步,那就足以證明他們家容不下一絲反抗,順者昌,逆者亡,強勢得令人無法呼吸。

真的那一天,他們勢必會對自己這方下手。

亂世出霸權是好事。

可是如果霸權者不止一人呢?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