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你可以出家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兩名隨從聽言,還很熱心腸地問:“姑娘,你何出此言啊,瞧你穿著嫁裳,難道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你的家人呢?怎麼就你自己一人。”

劉芳詩捂著臉哭泣不止。

“我本是劉家的女兒,是皇上的表親,之前陪皇上騎獵的時候落水,讓禁軍統領救了,為了負責,陳統領答應娶我,可現在,他因涉嫌貪汙的罪名被關押了起來,我們的婚期也延誤了。”

“原本我是想等他的,可我爹孃兄長說什麼都不同意,家人覺得,我們好歹是皇上的表親,豈能讓我嫁給一個收受賄賂的統領,簡直是給皇上臉上蒙羞啊!”

“可我們剛想退婚,陳統領的母親便不依不饒地在我們府門外破口大罵,不僅出言侮辱,還汙衊我的清白,我與陳統領的關係,被她說的不堪,現在街坊鄰裡看我的眼神都變了,我若不死,還怎麼在京城裡立足。”

她說著,痛哭不已:“既然陳伯母說我欠他們家的,那我就穿著嫁衣投湖,死了以後,也是乾乾淨淨的一個人,拿我的命償還他家,也不算虧欠了!”.

隨從聞言,歎息:“你真傻,性命多麼珍貴,何至於這麼做?”

劉芳詩啜泣發抖,瓢潑的細雨裡,她身上的裙子豔紅,可渾身濕透,頭髮黏在慘白的小臉邊,讓人覺得楚楚可憐。

然而,隻有沈遊的兩個隨從,時不時開口與她交談一句,劉芳詩餘光瞧見,沈遊舉著傘,站在兩名隨從的身後,垂眸看她的目光,說不出的漠然溫淡。

這個沈遊……竟不像陳衡那樣,他的情緒都收斂了起來,劉芳詩頓時覺得有點無從下手。

她眼珠輕轉,擦去眼淚:“各位恩人,你們的救命之情,我今生無以為報,隻能來世當牛做馬地回報,隻是請你們在我死後,替我轉告陳家,我劉芳詩已化作水中孤魂野鬼,拿性命做了斷,也不欠他家的了!”

劉芳詩站起身,再次朝岸邊走去,那兩個隨從急忙阻攔。

然而,沈遊在這時,終於開了金口:“這種話,我們轉達不了,姑娘還是自己說吧。”

劉芳詩身子一僵,回眸看去,她裝作才認出來的樣子:“沈……沈大人?是您,冇想到我生命的最後時刻,看見的竟然是您,您與陳統領是朋友,我這樣的笑話,讓沈大人見笑了……”

細雨敲打在薄薄的傘麵上,沈遊單手背後,身姿挺拔如鬆竹,他看著劉芳詩,薄唇微啟:“見笑倒是冇有,我跟陳統領隻是點頭之交,不熟,跟劉姑娘,更不相識,所以冇有看笑話一說。”

劉芳詩覺得他說話冷冰冰的,不知怎麼迴應,唯有用啜泣來迴應,可她不死心,問:“沈大人,您足智多謀,以您所見,難道您也覺得陳母那樣對我,是應該的嗎?”

沈遊薄眸的色澤淡黑,語氣更是聽不出喜怒。

“你失足落水,是意外,陳統領救你,是你命不該絕,也是他給你的恩情。”

他說的話,讓劉芳詩有些納悶,沈遊到底想說什麼?

她靜靜地聽著,沈遊後話:“隻是你既然承受了陳統領的救命之恩,在他遭遇挫折的時候,你們家立刻決定退婚,實在違背道義,更不通人情。”

劉芳詩僵了僵,拿錯愕的目光瞧向沈遊:“沈大人,您……您怎麼能這麼說,難道,真的要我嫁過去,纔算還了這份恩情嗎?陳統領犯的可是貪汙的罪!”

哪有女子會傻的將自己的一生奉送?

沈遊一臉平靜,更顯得眉宇如遠山般,好似繚繞著淡淡的雨霧。

“我還是那句話,你怎麼做,跟我無關,隻是我今日來垂釣,而剛巧碰上你這樣的事,不說兩句,似乎散不去這個晦氣。”

劉芳詩:!!!

她聽錯了嗎?沈遊說她這件事很晦氣?是冒犯到他的意思?

沈遊冇有理會劉芳詩的錯愕,他讓兩名隨從收拾他的釣具,最後對劉芳詩說了句:“倘若你真心求我建議,那麼我覺得,你或許可以選擇出家,做個尼姑,青燈古佛了卻殘生,為陳衡祈福,也算還報恩情。”

說罷,他轉身要走。

劉芳詩冇想到,沈遊根本不上她的鉤,不僅如此,話裡話外,還將她奚落了一頓!

她氣惱不已,指尖在袖下,緊緊地攥成拳頭。

“沈大人!”劉芳詩看著沈遊的背影,豁然揚聲質問,“您金口一開,就要我好好的一個女子削髮爲尼,這就是您的慈悲嗎?”

沈遊停下腳步,微微回頭,薄眸裡的神色,漠然的像一把未出鞘的刀鋒,透著斯文的冷。

“你跳湖尋死,我勸你出家,是請你留下自己性命,分明是你自己的抉擇,為何反而指責我?”

劉芳詩麵色一僵。

沈遊收回目光,撂下一句:“劉姑娘能自己從城內尋摸到這湖邊,想必獨自回去也不難,我還有事,告辭。”

劉芳詩氣得牙齒緊咬下唇。

她本想藉助自己柔弱的外表,讓沈遊心生憐憫,最好能幫她出頭,解決陳家與她的糾紛,可冇想到,沈遊對她如此冷漠。

真是個木頭!

沈遊帶著兩名隨從上了馬車離去,馬車駛離前,那兩個隨從還忍不住看了一眼簾子外,劉芳詩的方向。

她穿著紅色的嫁裳,在一片落寞水色的雨幕裡,顯得實在惹眼。

男人都會相信第一眼看見的楚楚可憐,尤其是劉芳詩這樣柔弱無依的樣貌,兩個隨從對視一眼,忍不住說:“大人,這個劉姑娘,也確實有點可憐,陳統領出事,對她來說也有影響。”

沈遊原本正在慢條斯理地擦著下頜的雨水,聞言,抬起眼風看去,他平時溫潤的模樣,霎那間變得有些淩厲,黑眸銳色,讓兩個隨從都連忙低下了頭。

“心疼?”沈遊笑了一聲,聽起來像是冷笑,“好啊,那我就來跟你們算算。”

兩名隨從分彆叫阿左阿右,跟在沈遊身邊,已經有五六年了,他們聽到沈遊這個語氣,都心道糟糕,彆看大人平時溫潤如玉,可是認真起來,那手段能折磨死人!

“你們二人心軟,將她帶回去,阿左阿右,你倆的月俸加在一起一個月有多少?”

“這……二十兩吧。”

“夠養活這位劉家的小姐嗎?”沈遊反問。

兩人頓時不出聲了。

沈遊:“假設你們二人有誰與她談婚論嫁,她要比肩二品世家小姐的聘禮,你們給得起?”

這下阿左阿右同時搖頭:“給不起。”

阿右不知哪根筋搭錯了,說道:“但看她知書達理的樣子,應該是個很好溝通的人,或許我們好好商量,日子也能過下去。”

沈遊冷笑,阿左立刻懟了一下阿右,阿右這才意識到他說錯了,低下頭來:“大人恕罪。”

“好溝通?有一天你因為給她買了太多東西,被我發現你是挪用府中中饋來滿足她,我欲懲罰你,她卻急忙跟你撇清關係,立刻解除婚約,最後你猜你會是什麼下場?”

隨從二人臉上不約而同地露出後怕。

他們大人說的,看來就是陳統領出事的真相了!

所以,是那位劉姑娘要的東西太多,陳統領為了滿足她,才偷偷收受賄賂,甚至可能挪用禁軍的俸祿去添補聘禮?

阿右垂頭喪腦:“大人,小的錯了,怪不得以前聽說書的都講,有些女人好看,卻如同白骨畫皮,都是粉紅陷阱!”

沈遊垂下眼瞼:“錯的不是女人,而是冇有辨彆能力的你們,否則沾上這樣的人,隻有活該二字。”

說完,他閉上眼:“阿右,下去跟著車跑一跑,你的腦子能清醒點。”

阿右感到悲慘地叫了一聲,但他也知道自己剛剛糊塗了,於是認命的下了馬車,外麵下著細雨,阿右氣喘籲籲地跑在馬車身後。

阿左連求情的話也不敢說,支支吾吾地看著沈遊。

此時,沈遊已經在閉目養神了。

他冇有蕭琅炎那麼大的能耐,可蕭琅炎遇到陳衡這樣的事估計都會覺得麻煩,所以沈遊防微杜漸,以此當做教訓,身邊的心腹中絕不能出現不聰明的糊塗蟲。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