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三萬三千多名修煉者,在這內層空間內,瘋狂對戰著。

隨著對戰,一些人知曉實力不夠,心底老早就已經放棄了,可還有一些人,卻是將這種對戰,當成了一種磨練,完全沉寂在一起,在竭儘所能的利用這高頻率的對戰,去提升實力。

蘇信便是其中之一。

他內心的狂熱、興奮早已經被徹底激發了出來。

也不怪他興奮了,這要是在外界,哪來的機會能跟這麼多實力強大的第四境巔峰以上的強者交手,去比拚技藝?

可現在,他一天就能跟五人激戰,每次激戰,他都能在過程當中吸取經驗,得到磨練跟提升,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次千載難逢的磨練機會,自然會全身心都投入其中。

而在這種沉寂與狂熱的激戰當中,他的實力提升的,也是非常迅速乃至恐怖。

剛開始,隨便一位第四境巔峰,依靠技藝都能輕易擊敗他,甚至蹂躪他,可隨著一次次激戰積累下來,蘇信對道的感悟,以及劍之世界層次上不斷提升,那些第四境巔峰要擊敗他,也得花費很大力氣了。

慢慢的,還是拚儘全力。

就在這內層空間中的對戰持續了足足十九個月後,蘇信終於終止了連敗,擊敗了自己的第一個對手,那對手也是一位第四境巔峰,技藝方麵比較弱一些,跟蘇信拚了很長時間,最後敗在蘇信手中。

取得一勝後,漸漸的,蘇信就開始有了二勝、三勝……

一晃,眾人陷入這內層空間,已經有五年了。

其中一方對戰空間內。

“死!”

一名**著上半身,身形邋遢猶如野人般的男子,全身覆蓋著一層紫色雷霆,彷彿穿著一件雷霆鎧甲,他速度奇快,兩隻手各握著一柄大斧,接連揮下,就彷彿兩道閃電。

嘩!嘩!嘩!

迅猛無比,斧影不斷的斬下。

蘇信也已經拚儘全力,道之世界與本源力量融合,不斷朝這野人男子衝擊,他的劍術同樣蠻橫,與這野人男子的大斧接連撞擊拚殺著,雖被節節壓製,可短時間內,卻也冇有露出敗跡。

“這個第三境,怎麼這麼難纏?”

“我拚儘全力了,也隻是正麵壓製住他,不是說,一個第三境的技藝再怎麼樣,也無法與第四境巔峰相比麼,可我卻感覺,他比我之前擊敗的一位第四境巔峰,還要難纏很多

野人男子不斷揮動大斧壓製蘇信的同時,內心也無比詫異。

他卻不知,五年前,蘇信戰力的確是所有人中最墊底的,隨便一位第四境巔峰都可以擊敗他,但五年後的現在,他的實力卻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就連排名……他現在的排名,是27663,已經超過很多技藝方麵比較薄弱的第四境巔峰了。

且隨著時間流逝,他的排名,還一直在提高的。

“痛快!”

“冇必要畏畏縮縮,隻需竭儘全力將自己的道跟劍術,完美的發揮……”

“淋漓儘致!”

“對,就是這種淋漓儘致的感覺!”

蘇信雖然被一路壓製著,可他內心卻頗為歡喜,整個人思想都處於雀躍當中,而不知不覺的,在交戰途中,卻卻陷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他不管是對劍術、還是對道的運用,都達到了最巔峰,最完美的狀態。

每一絲道的力量,都發揮的淋漓儘致。

他也完全享受著這一戰。

可忽然……嗡~~~

蘇信內心一動,隻感覺自己對世界之道的認識感應,已經變得跟之前完全不同了。

“突破了?”蘇信內心一喜。

手中的龍衍神劍依舊是凶悍蠻橫的斬出,可頃刻間調動的世界之道,卻遠比之前要強橫的多,與本源、劍術融合的更加完美。

“鐺!!”

一道低沉的撞擊聲響起,那野人男子從頭到尾一直是將蘇信壓著打的,可現在一劍之下,他竟然被直接震退了出去。

“他的劍術,提升了?”

野人男子重新站穩身形,有些吃驚的盯著蘇信,“不,不是劍術,是對道的感悟提升了,周邊降臨的世界,也明顯比之前要強的多

“這小子,在跟我交戰的途中,竟然取得了突破!!”

“哈哈,我得感謝你

蘇信則是大笑一聲,旋即便主動出擊,隨著他意念一動,那早已降臨,充斥在這片對戰空間的道之世界與本源力量完美結合,轟隆隆~~~道之世界瘋狂壓迫過去。

即便冇有虛界結合,可產生的壓製能力,依舊令那野人男子麵色劇變。

“我的戰力,少說也被壓製了近兩成!”野人男子厲芒一閃,再度化為一道雷霆衝出,兩柄大斧同樣揮動。

蘇信自然不會有半點畏懼。

兩人交手。

依舊是蠻橫的正麵碰撞,之前蘇信完全被壓製打,可現在在道之世界的壓製下,他在一次次交鋒當中,反而開始占據上風,漸漸的,更是將那野人男子完全壓製住了。

數息過後,對戰結束,蘇信進行過的對局當中,又多了一勝。

從對戰空間走出來,蘇信心情也無比喜悅。

“在這種高強度,高頻率的對戰當中,我的進步速度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快上不少,短短五年時間,我對道的感悟就已經取得突破,達到第四境巔峰水準了蘇信微笑著。

他記得自己是在血刃軍,帶著手下小隊去那方秘境完成任務前,對道的感悟才達到第四境頂尖水準,而到現在,不過十餘年時間,就再度取得了突破……

主要是這五年,他的進步太大了。

不單是道的感悟上,就連劍之世界,雖然依舊是第四層次,但現在的他,在第四層次,也已經處於較高的水準了。

“剛剛被我擊敗的那人,在第四境巔峰當中算是比較強橫的,他在所有人中的排名是在一萬四千名左右,而我能擊敗他,實力顯然比他還要稍微強上一些,估摸著應當有資格衝進一萬三千名以內了

“現在的我,在來到這內層區域的三萬多名修煉者當中,總算不是最墊底的,應當算是中等,甚至偏上一點了蘇信輕笑著。

短短五年時間,便從所有人都能夠欺負,最墊底的一人,成為了眾人中,中等偏上的存在,可見蘇信的進步是何等之大。

而且,他現在的進步,還僅僅隻是剛開始。

獨立空間內,蘇信盤坐在那裡,手中則是多出了一片乾枯、發黃的樹葉,正是世界樹樹葉。

這世界樹樹葉,他得到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之前也參悟過,然而,世界樹樹葉中蘊含的玄奧,太過高深,他之前對世界之道感悟太低,一直隻能看到一些比較淺顯的,直到現在……

“真奇妙!”

蘇信仔細觀察著世界樹樹葉,這小小的一片樹葉,在他目中就彷彿一個無比完整的,活靈活現的世界。

且跟他之前得到的那小型世界不同,世界樹內的世界,要複雜深奧數百倍,上千倍,那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蘇信仔細觀察著,簡單的一翻觀察,他對‘世界’就已經有了一些不同層麵的理解。

“不愧是所有參悟世界之道強者,都渴望得到的寶物,這世界樹樹葉,雖然隻是一片樹葉,但對我的用處,卻太大了

“有它輔助,我對世界之道的感悟絕對會比之前要快的多,再加上這一次次對戰的曆練……距離這第一階段競爭結束,還剩下二十五年的時間,或許在結束之前,我對世界之道的感悟還能夠再進一步,達到第四境極限水準蘇信內心充滿期待。

他現在就已經可以衝進前一萬兩千名,若是對世界之道感悟能再進一步,達到第四境極限水準的話,他衝擊前一千名,就會很輕鬆。

若在劍之世界上,他也能取得突破,達到第五層次的話,他甚至有把握衝進前一百!

“不急,還有二十五年時間,我的時間還很充足,慢慢提升蘇信淡笑著,隨後繼續觀察起麵前的世界樹樹葉來。

……

隨著蘇信在世界之道上的突破,他整體實力暴漲,接下來的對戰,他也不會像之前那般狼狽了,遇到一些技藝方麵較弱的第四境巔峰,他已經可以做到輕鬆取勝。

就算遇到那些技藝方麵比較厲害的第四境巔峰,一翻苦戰後,他大多也能取勝,也就暫時還敵不過第四境極限而已,可在第四境巔峰當中,能夠擊敗他的,已經不多了。

而在一場又一場的對戰當中,蘇信的排名也開始不斷提升起來。

原本還在27000名往後的,很快就衝到25000、20000、15000……還在繼續提升。

在這內層空間內的眾多修煉者,有一些人也注意到蘇信的排名提升,都感覺不可思議。

一眨眼,第一階段的對戰競爭,已經持續了足足十二年。

而就在這一日,蘇信在對戰空間內,遇到了一個熟人。

“是他?”

蘇信看著對戰空間最儘頭,那名赤著腳,揹負弓弩的獵人男子,眼瞳也不由暗縮。

“箭神,楊立!”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